首页  »  都市言情  »  [浮华的背后](05)[作者:文字欲]
[浮华的背后](05)[作者:文字欲]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3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蝴蝶花开乱人心
 
  直到4个人浩浩荡荡从KTV出来,曾泽才发现自己原来一首歌也没唱。 
  开场的一番对话,让整个活动变得尴尬无比。
 
  趁几人唱歌的功夫,曾媛媛还一直示威似得座在自己的腿上,时不时的挑逗 一下那翘起的鸡巴,更让憋着不能射的曾泽痛苦异常。
 
  「哥,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先给贝贝把那个贞操带弄下来吧。」曾媛媛提议到。 
  「今天是不是太晚了?」曾泽看着曾媛媛的小脸反问道。
 
  陈含玉在一旁急道「这种事,还能白天???曾泽,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 开出来,别在那里故弄玄虚。如果开不了现在就直说,我们也不为难你!」 
  「放屁!我还没见过我哥开不了的锁,帮你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曾泽头大了,妹妹把话说的满满的,万一以后要是他们说漏了嘴,让「大地」 的那些人真的发现「基因虫」被调包,将非常轻易地想到是自己调换的。可这时 没法直接否认妹妹的说法,于是,曾泽和曾媛媛两个人在私下一阵交换眼神。 
  陈含玉看在眼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不屑的道:「我说是什么晚了,不 就是做爱嘛?只要泽哥弄开那贞操带,今天晚上想怎么玩我陪你就是了。」说完 又看了看曾媛媛。
 
  这误会可大了,曾泽忙解释道:「含玉误会了,是因为开锁的工具我没有随 身带来。」
 
  「不用解释,你连看都没看怎么知道用什么开?」
 
  「你懂什么?我家开锁手法可是祖传的!」曾媛媛嚷道「祖传不祖传能开才 行!!你说的好听,开一个我试试?」陈含玉和曾媛媛在街头吵了起来。 
  两人足足吵了十多分钟,最后曾媛媛不耐烦的道「算了,哥,咱找地方现在 就整。她找操,一会我帮你一起弄她!」
 
  曾媛媛大咧咧的一句话让陈含玉面红耳赤却不敢吭声,只偷偷用一双大眼打 量曾泽。
 
  四人附近宾馆开了一间大房,曾泽和邱贝贝坐好,曾媛媛就忙着拉陈含玉走 开。
 
  「你干什么?」陈含玉嚷着。
 
  「他们开锁你呆着干什么?曾家祖训开锁的时候不让看,我都不行何况是你!」 
  「没事的,小玉。我想耍流氓也得开锁以后的,不用那么紧张。」曾泽坏笑 道。
 
  两人离开后,邱贝贝扭捏的退下裙裤,曾泽才看到这个传说中穿戴蝴蝶与贞 操带完美结合的艺术品长什么样子。
 
  整个贞操带全金属构成,腰带下,那金蝴蝶的翅膀死死护着邱贝贝的阴户, 那虫子的尾部直钻进阴道里。而蝴蝶的六条腿分别挂在钉在邱贝贝阴唇上的六个 阴环上。曾泽仔细翻动了六个阴环,这时只听邱贝贝娇喘着告饶,「哥哥别…… 别那么动,里面好痒。……呃……」
 
  看来这东西是明暗两道锁,明锁比较简单,就是要带上的挂锁;暗锁也很明 显,分明是那连接在阴环上的六只脚,可钥匙是从哪里进去的呢?
 
  曾泽抬起身舒缓了一下精神,才发现邱贝贝的姿势太淫荡,两手把着自己的 腿,嘴里欲叫还羞,那白皙的身子和女神般的样貌,让曾泽心动不已。
 
  「求你了,坚持一下,别叫了,你这样动来动去,我精力不集中啊。」曾泽 有些慌张着说。
 
  邱贝贝有些不好意思「泽哥,要不我帮你套一下?反正你也是小玉的男人,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用嘴的。」
 
  曾泽一听鸡巴顿时又大了一圈。不过一想也对,自己对女人免疫基本上都是 射完之后没硬起来的那会,现在让自己对着如此妙曼的身体,而且还要对着他的 阴户作业,这对曾泽这样的男人来说,难度太大了些。
 
  邱贝贝解开曾泽的裤子,将大棒含在自己的口中,媚眼含黛的问「舒服点了 吗?」
 
  曾泽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多了,你这丫头怎么感觉不像是头一次给人口交 啊?好有经验,鸡巴很舒服的。」
 
  邱贝贝恼羞道:「你这样,人家不给你弄了!」
 
  「好好,咱俩一起继续好不好。」
 
  曾泽把鸡巴重新到邱贝贝的樱口里然后又翻起她那几个阴环来。
 
  蝴蝶谷根部只有一个孔貌似是为了输尿用的。如果是钥匙孔貌似要深入到阴 道里面才行,如果是这样,那么搅动的时候无疑相当一个旋转的按摩棒在里面扭 动一般,这样的设计邱贝贝能受得了才怪。
 
  这时只见陈含玉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曾泽见了也没看见她藏在古铜色脸颊 下的绯红,只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句「你来的太好了,过来帮一下。」
 
  陈含玉顿了一下「快点的!过来」曾泽呼喝到。
 
  陈含玉哦了一声,连忙跑到曾泽腿根下蹲下接过邱贝贝口中的玉茎,大口的 吮吸起来。
 
  「妈的,小心牙……啊……我去了……」曾泽只觉弟弟吃痛,一下瘫坐在地 上。
 
  「你就添乱吧!!哎呦……」曾泽一看含这自己鸡巴的竟然是陈含玉,一阵 愤愤。
 
  「让你帮忙,不是让你吃我鸡巴,是让你过来把住她的腿!」曾泽的呼喝让 陈含玉心头一阵酸楚,豆大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曾泽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也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雏,忙安慰道「哎呀,别哭 了小宝贝,我错了,你看小脸都哭花了。」
 
  这时房门又开了,曾媛媛火急火燎的奔了进来。「哥,东西我给你取来了。」 曾泽接过曾媛媛手上的工具箱,这时曾媛媛才缓过神来,「呀,哥你真厉害,第 一天见面就和他俩玩双飞啊!!」
 
  陈含玉听到这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都怪我,哎呀,你看阿泽都出血 了……」
 
  曾媛媛呆住了「什么什么??这不是你的处女血吗?」
 
  曾泽气急败坏的说「什么处女血,这是你哥的血,她含个玉差点把我鸡巴咬 掉了,哎呦……」
 
  曾媛媛噗哧笑了「呦!原来是偷吃不成蚀把米啊。」
 
  邱贝贝也在一旁解释道:「媛媛,这完全是误会。」
 
  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含羞的说了一遍,这回连陈含玉也不好意思了。
 
  曾媛媛这回可乐了,「哥,看来这事,还得靠人家好好调教一番。哥你忙你 的,这边我来管,小玉你过来蹲下!」
 
  曾泽趴在床上开始继续弄邱贝贝的锁,鸡巴却被下面的两女研究起来曾媛媛 大口套弄了两下后,吐出肉棒对陈含玉道「还好咱家的大宝贝没事,应该是你牙 龈的血!」然后把鸡巴抵到陈含玉口边,「先别着急吞,先舔一下,像我这样。」 说完十分销魂的用灵舌从曾泽的蛋蛋根部一直舔到龟头,然后舌头又在龟头上转 了一圈,才恋恋不舍的吐出了曾泽的长枪。
 
  曾泽只觉一阵酥麻,直起身来抖了一下,这回直接抖到陈含玉的口边,陈含 玉看了一眼曾媛媛,曾媛媛鼓励的亲了一口陈含玉。然后将曾泽的蛋蛋放在口中 玩弄起来。陈含玉伸出舌头,学着曾媛媛的样子舔起来,舌到龟头处,微凉的舌 钉碰到怒涨的龟头,让曾泽一阵兴奋。
 
  两个美女现场教学,一起给自己口交,滋味果然够劲,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 双飞的感觉。而此时曾泽不经意间的扭动是对陈含玉最好的回应,她明显能感觉 到曾泽的亢奋,于是更加卖力,更加细致。
 
  曾泽也在这时终于将那细针般的自制钥匙顺着金蝶的底部插进邱贝贝的淫穴 之中,抠挖起来。
 
  令曾泽始料不及的是。曾泽每动一次钥匙,邱贝贝身上就狂抖一次。最后终 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哥,逼里好难受……喔……又麻又痒……唔……一动好舒 服,……你动吧,求你……求你,快点……好舒服……又来了……」曾泽知道是 邱贝贝高潮了,随着高潮那钥匙孔流出大量的骚水。而邱贝贝的淫语也刺激着下 面努力的两个人。
 
  这时陈含玉和曾媛媛已经赤裸上身,不时互相亲吮起来。就听曾媛媛道「玉 嫂嫂你听,那淫贝贝被哥哥弄的多爽,一会让你也试试哥哥的大鸡吧,你会爱死 他的。」
 
  「没想到你比贝贝还色,舔的我乳头好舒服,媛媛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爱 死你了。」
 
  「哥哥操起来才舒服呢!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做女人的好。小玉你身材真好嘻 嘻……奶子也大,我哥最喜欢你这样的了。」
 
  曾泽听得意乱情迷于是趴下将邱贝贝的淫水舔舐一空。舔的邱贝贝更是娇喘 连连。曾泽的钥匙越拧越深。而邱贝贝越叫越癫狂。邱贝贝的癫狂让曾泽搅动的 钥匙变得没有了轻重,于是家里狂拧,那钥匙却如一把旋转的螺丝一般越拧越深。 而下面两人随着那声音的急促也越弄越急。
 
  曾泽不时向胯下探看,两个肤色迥异的美女在自己胯下搅动在一起。
 
  曾媛媛吸允,陈含玉舔舐两人配合的渐入佳境,而曾泽也被弄的魂乱心癫 「啊……不行了……我要射……快……快!」
 
  曾媛媛忙用手将鸡巴抵在陈含玉口中,死死按住她的头,道「喝下去吧…… 嫂嫂……这是我哥给你的礼物……嘿嘿……」
 
  曾泽突然浑身颤抖,一股浓浆从鸡巴中喷射出来,直喷到陈含玉的喉咙深处。 这次曾泽射的很多,陈含玉的小口装不下,除了咽下去的一部分,竟然从鼻口处 流淌出来。
 
  曾媛媛也不嫌弃,拉过陈含玉的俏脸将溢出的精液细细的舔舐着,用教育的 口气对陈含玉说:「男人的精液是最好的保养品,千万不要浪费啊……」 
  高潮后的曾泽,拧钥匙的手法开始变化,就听邱贝贝「啊」的一声,锁应声 开了。
 
  邱贝贝也随着锁芯里传来的咔咔咔的机械声音狂扭着身体。
 
  曾媛媛和陈含玉此时都惊讶的站起身来,眼望着高潮中的邱贝贝。
 
  那欲望中的癫狂,让陈含玉第一次看到做女人的满足,而身体中的隐液没有 了贞操带的束缚终于喷浆而出,邱贝贝也在这幸福和满足的感觉中昏死过去。 
  此时贞操带上的金蝴蝶身上平铺的蝴蝶翅膀也抖立了起来,翅膀合在一处, 六只小腿也从邱贝贝的阴环中抽了出来。配合着邱贝贝的喷潮让这金蝴蝶更有如 破茧一般的美丽。
 
  这设计真的很完美果然是锁中的艺术品。曾泽赞叹道!
 
  曾泽把玩着贞操带,这东西上的图案与其说是蝴蝶不如说是只长了翅膀的蝎 子,那蝎子的尾巴尖端竟然是水晶狼牙棒。曾泽扭动钥匙,这狼牙棒就向内侧顶 着旋转,直到狼牙棒和底部的旋钮处脱扣为止,这样的设计邱贝贝能受得了才怪。 
  这时曾媛媛不知和陈含玉嘀咕着什么,陈含玉一阵娇羞的望着曾泽。曾泽头 一次发现这野丫头也有害羞的时候。
 
  曾泽正琢磨着就听曾媛媛在一边嚷道。「哥,我嫂子等你给她开苞呢!!」 
  这下陈含玉的小脸终于挂不住了,「媛媛你这骚丫头,我让你说,看我怎么 收拾你!」说完,抱着曾媛媛的柳腰两人扭打起来。
 
  曾媛媛娇道:「哎呀好嫂嫂,我错了……饶了我吧,咯咯……你刚才吃鸡巴 的那股风骚劲哪去了?我都快痒的受不了呢!要不嫁给我吧?」曾媛媛见陈含玉 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下,知道她让自己说的害羞了,于是双手开始在陈含玉圆挺的 屁股上婆娑起来。
 
  陈含玉刚刚的欲潮还没有消退,很快就迎合起来。看陈含玉的身体又恢复了 欲望,曾媛媛这搂着陈含玉的柳腰,在她耳边细语着说「我哥那榆木疙瘩,你要 不主动点,小心以后被我偷跑了」
 
  陈含玉这时也了解了曾媛媛的想法,一遍挑逗着曾媛媛的乳头一边说「没事, 只要他有那通吃的本事,我把不成多一个这么美丽的小姑子一起呢!」说着倒是 用一副不屑的眼神打量起曾泽来。
 
  曾泽心中带气,这下欲火又燃了起来,曾媛媛见哥哥的鸡巴突突的跳了两下 知道好玩的在后头,于是对着陈含玉教导着,「去……把你老公的鸡巴舔起来, 让咱姐俩爽爽,这回别用手,我看看你出师没?」
 
  陈含玉刚学会口交的技巧这时兴头正盛,于是又轻蔑的看了一眼曾媛媛「操, 这么简单的事,老娘看一遍都会了,何况还是自己的口下败将……」
 
  曾媛媛见陈含玉真的蹲下去吸吮曾泽的鸡巴,这下用了一个非常暧昧的眼神 对曾泽钩了过去,口中说「怎么样?哥,我给你选的嫂子够劲不?」曾泽现在下 面刚射完不久,虽然有点精力不济不过,对妹妹的刻意挑逗还是做出了一个男人 的正常反映。当下,拉过自己妹妹的柔荑,将曾媛媛拉进怀里,灵活的手掌在曾 媛媛细嫩的乳房上快速的揉搓起来「哥,摸的我好有感觉啊……哦……乳房好舒 服。」
 
  曾泽听着曾媛媛的浪言疯语,又看着婆娑在自己胯下的装做很放荡的陈含玉, 一时心神激荡。
 
  「哥,你喜欢听我叫床吗?」
 
  「嗯,我看A片都喜欢叫床有特点的,你不是知道嘛还问?」曾泽闷哼着答 道「我知道啊,可是不知道你喜欢叫的粗俗一点的还是喜欢叫的温柔一点的?」 
  「我……都……都喜欢,」
 
  「啊……哥哥的手……好舒服哦……我好喜欢哥哥摸我的乳房……喔……哥 你好厉害……人家下面又湿又痒,怎么办啊哥哥……含玉你快点,鸡巴还没硬吗? 好想让大鸡吧操我……操我的骚逼……啊……水水都流下来了,哥哥你摸摸,妹 妹好多水水呢!」
 
  曾泽现在大脑完全被这香艳的场景占据了。下面的陈含玉为了不让自己的手 动到曾泽的鸡巴,特意将手背在身后,那种束缚感让曾泽不禁想起了大地集团的 禁室里的春潮。而曾媛媛则在身畔施展浑身办法的诱惑他。
 
  这时下面的陈含玉也不安生了。吐出在口中的鸡巴,「这鸡巴跟刚才不一样 啊,怎么套弄这么半天都不硬,刚才我两口就起来,真怪,累死娘了!」 
  曾泽尴尬的笑笑,就听曾媛媛故作高深的对陈含玉说「是你没有技巧,你啊 就是不谦虚,你看我给你弄,你去逗我哥哥像我刚才那样」说着曾媛媛拉着曾泽 到了床上让曾泽平躺了下来。这时,曾泽早对这个看起来很疯狂的女孩产生了浓 浓兴趣,于是拉着她温柔的躺下,两人面对面的看一会,陈含玉倒是乐了出来, 羞答答的「老公,我好看吗?」
 
  这时曾媛媛也适时的舔起了曾泽的鸡巴,用力吮吸了一口,弄的曾泽一个大 寒蝉「嗯,好看!」曾泽长出一口气道。
 
  「可是爸爸他们都不喜欢这样的我……说我下贱……」
 
  「可我喜欢贱贱的女人……」曾泽迷乱的吮吸着陈含玉的柔唇。用力揉搓着 那对丰硕的乳峰说道。
 
  「对哥哥,一会把小玉变成大骚逼,我和小玉天天让哥哥的大鸡吧骑!」 
  「嘿嘿,还是媛媛最了解我!」曾泽听着曾媛媛的浪言,望着那浓烈欲望的 陈含玉,鸡巴向打了鸡血一样瞬间的挺立了起来,突突几下涨的曾媛媛的口都含 不下了,忙吐了出来。
 
  「哇,哥哥的鸡巴又大了,好棒,小玉你看,我说你技术不行还不信!」说 着用手快速的套弄了几下,又用舌头细细的舔舐起曾泽的软蛋起来。
 
  「真的?!媛媛你真棒!」看到着陈含玉也来了精神扭过身子和媛媛一起舔 舐起鸡巴来,曾泽眼见陈含玉玉贝在眼前,那散发着淡淡处女幽香的穴口,让曾 泽想起了几天前的曾媛媛,这下更是拉过陈含玉,将那穴口拉在自己的口中,狠 狠的舔舐起来,「哦……好有力,从来没这么……呃……爽……这是做爱吗?… …哦好爽……」
 
  曾媛媛一听呆了一下抬头一看曾泽咯咯一笑道「这才开始呢!嫂子一会让你 体会女人的滋味。」
 
  曾媛媛爬到曾泽面前看了一会,拍了一下陈含玉的圆臀,道「快起来吧小骚 货,看你下面的水都弄的哥哥满脸了,让哥哥把你变成女人,我们一起疯一下」 两个女人面对面的坐在曾泽的身上,曾媛媛世故的对陈含玉将「第一次都会有点 疼,不过很快就好了,让你在上面是因为如果疼的厉害你可以控制速度,哥你别 动哈!一会开完苞,妹妹陪你爽!」曾泽躺在床上无语了,心想貌似自己被强奸 了……两个人做在自己身上他只能看见曾媛媛的玉背,这时反而倒是曾泽无所事 事了,曾泽扭头想起昏迷中的邱贝贝,这时邱贝贝的穴口6个金环正对着自己的 眼睛有节奏的律动着,仿佛是迎宾在门口等待着重要的客人。
 
  妈的都上了两个不差这一个了,曾泽想道,何况之前陈含玉也说过以后邱贝 贝也是自己的女人,反正早晚都是上,闲着也是闲着现在满足一下手口之欲也是 好的,更何况这女人刚刚还在自己面前吹潮过。于是偷偷的将身子移向邱贝贝。 
  这时陈含玉的动作打断了曾泽的龌龊想法,「啊,疼……」曾泽只觉鸡巴被 一股热浪瞬间包裹了起来,那种冲破女人身心的满足瞬即充沛在他身体的每一个 细胞当中。「哦……」曾泽也跟着喝了一声,陈含玉的声音马上被曾媛媛的挑逗 淹没,曾媛媛也是刚破了处的小娘,对这种疼痛还是有着很深的理解的,马上用 挑逗的手法帮助陈含玉消除疼痛,是对陈含玉最好的解脱。
 
  「乖嫂嫂……没事了,哇好性感的乳房,以后哥哥可幸福死了,爱死你了, 我要当嫂嫂的宝宝可好了,以后天天能吃到这美味。」
 
  「媛媛,好舒服,下面不那么疼了,你真好……你给我找的老公也很好,谢 谢。」
 
  「我们是好姐妹嘛,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了。」
 
  「早知道,早找你了,唉苦了贝贝。」
 
  「她?」曾媛媛扭头看着舔舐金环的曾泽,「她现在也被收编了!」
 
  曾泽一听,探出头来,嘿嘿一下「你不是就想让哥哥变成这样吗?」
 
  「是啊,哥你这样我真的好开心,看着哥做爱我就好满足,含玉含着我哥鸡 巴的感觉怎么样,动动试试,可舒服了……」
 
  陈含玉老实的点点头「嗯……不那么疼了……有点涨……媛媛怎么办啊?」 
  「你上下动动慢慢就好了,一会会好刺激的,现在,我推开,让哥哥好好看 看他的新娘子!」
 
  说着曾媛媛从曾泽身上爬了下来,然后甜腻腻的爬道曾泽面前,「哥,你看 我给你选的女人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曾泽重重的点点头「哥,我也想弄个舌钉,刚才你的鸡巴被她舔的好兴奋啊, 我也想让哥哥那样兴奋!好不好?」曾媛媛揉搓着曾泽的胸口,舔舐了一下曾泽 的乳头。
 
  曾泽也发现曾媛媛特别能挑逗自己,而且经过几次的交流,曾媛媛对曾泽身 体一切敏感的地方都了如指掌,现在的曾泽对曾媛媛的抵抗力已经是零了。 
  「哥,你好像很喜欢贝贝的逼环,如果你喜欢,我也弄一个让你天天舔好不 好?」
 
  「媛媛我不想你那样,以后你还要……」
 
  「不会的,哥,我是你的,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已经是了,只要你喜欢,只 要你抛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曾泽被妹妹的表白深深的感动了,拉着妹妹亲 吻起来,「不会的,你知道的这世上只有你和咱爸是我的亲人……」
 
  「哥,我喜欢看你风流,可必须是我同意的,妹妹自私吗?」
 
  「不,没有,媛媛你真傻!」
 
  曾泽和媛媛耳语着,那边的陈含玉也来到兴奋点,疯狂的叫喊起来「哦…… 老公……做爱好棒……做女人……唔……好幸福……唔……」
 
  「被操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好充实啊……好饱……」曾泽看着陈含玉在自 己身体上扭动着,时而揉搓这自己的大乳房,时而拨弄那头怪异而凌乱的头发, 那唇上魅惑的唇彩很颤动着的鼻环勾引着曾泽那前所未有过的欲望……陈含玉突 然倒在曾泽怀了,口中大口的喘着气,叫到「老公……好累啊……好舒服,人家 没力气了……哦……好喜欢被老公操啊……」
 
  曾媛媛这时跑到两人的下体处喜滋滋的说「小嫂嫂,我帮你」声音暧昧的让 曾泽根本分不清到底曾媛媛说的是嫂嫂还是骚骚,只感觉曾媛媛用力的推拉这陈 含玉的凸臀,「啊……好深……天啊……怎么这样……尿了……老公好丢人…… 曾泽哥哥……好老公……大鸡吧好会操啊……媛媛再用力好舒服,嘎嘎……真过 瘾,原来做爱是这样的……」
 
  三个人浑浑噩噩的战斗着,浑然忘了身边的邱贝贝已经幽幽的醒来多时了。 
  高潮退却陈含玉才想起自己的同伴,娇羞的问道「贝贝,你醒了?」,她此 刻还坐在曾泽的鸡巴上不舍得下来。
 
  邱贝贝眼神略发空洞,只是木然望着狼藉的床上。
 
  几人又安慰了一会邱贝贝,曾媛媛才拉着曾泽先行离开……
 
              【未完待续】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