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欲望之出轨的妻子沈丹](12-13)作者:不详
[欲望之出轨的妻子沈丹](12-13)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8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说明:本章部分内容和【迷失的娇妻】(7)一样。为了文章阅读连贯性, 予以保留!
 
               第12章
 
  离开了小禾里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张雅莉,很显然,张雅莉肯定知道沈丹 现在应该在何处。当我在电话里说想到她家里谈一谈时,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我 迫切地想知道关于沈丹的一切信息,我需要见到张雅莉,她是沈丹的朋友,起码 曾经是!
 
  我是在张雅莉家里找到她的。她夹着烟,看着我从门口进来,坐到她面前。 她的眼睫毛都没眨一下,仿佛我根本没有走进她的视线里。香烟袅袅地从她指尖 升起,盘旋在昏暗的灯光下,变幻出许多奇怪的形状,烟已经快烧完了,留下长 长的烟灰却没有弹落。她的神情很落寞,用另外的一只手里的汤匙缓慢地搅动着 杯里的咖啡,动作优雅且安静。
 
  「我想知道沈丹的一些事情。」我对张雅莉说。
 
  张雅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用厌倦的口气说:「我知道你迟早会找上我的」 我被她的语气激怒了,这个卑鄙贪婪厚颜无耻的女人,完全没有一丝的悔意,就 像是从没有做过亏心事一样。
 
  我压着怒火,放缓了语气对她说:「那天!在郑卫华的别墅,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了?」雅莉全身震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我,她的表情很奇怪,有 一些惊讶和一丝迷惘,却没有我预想中的害怕。
 
  我直直地看着她;我想我那时的眼神一定喷着火,仿佛绝望得要燃烧一切。 
  张雅莉受不了我的逼视,讪讪地避开了我的眼睛,用力地吸了口气,接着说: 「她全对你说了吗?你老婆一定说都是我的错,是我和那个男人设圈套儿引诱她 失了身,是我对她软硬兼施胁迫她和那个男人继续通奸。没错,她说得都对,是 我干的!不过,要奸淫她的不是我,对不对?是那个男人,是华哥。我,只不过 是个中介。」
 
  我气得手都在发抖,这个无耻的女人,丝毫没有为自己龌龊的行为忏悔的意 思,彷佛她所做的,是件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想想看,是华哥盯上了你的老婆,我就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当时如果 我拒绝了,他就会放弃沈丹吗?当然不会,他会另找别的女人代替我。他有的是 精力和办法,玩女人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他想睡的女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 个是弄不到手的!所以,你要恨的人不是我,应该是郑卫华。」
 
  张雅莉用冷静的语调缓缓说着:「郑卫华是个流氓,他只想玩弄女人而已, 他还没有傻到要离婚娶你的沈丹!早晚都会玩腻了她放弃。所以,沈丹最终还是 你的,只不过是被人用过了。」
 
  她的话像刀一样在我心里搅动,用过!她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形容沈丹。难道 我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这个流氓玩弄却默不作声?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等着被别 人玩腻了抛弃的老婆回来?
 
  「沈丹对郑卫华的依赖,完全是身体上的,她永远都不会爱上郑卫华,你明 不明白?」
 
  张雅莉直视着我的眼睛:「权衡这里面的厉害,你要做的不是疯子一样的愤 怒,而是隐忍着寻找机会拉回自己的妻子。
 
  我虽然在你的眼里下贱无耻,却知道怎么能让你的沈丹回到你身边。「 
  她最后这句话让我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我留恋沈丹,虽然一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按在身下,心里就翻江倒海地难受, 可在内心深处,却无比的留恋过去熟悉而温馨的日子。如果能够回到从前,不管 让我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张雅莉沉吟着,手里的烟也忘了吸抽,抬头对我说:「我知道你恨我入骨, 更谈不上什么相信我。不过以前我对你所说过的话,却没有半点欺骗你!我替华 哥安排过很多女人,不论再贞洁的女人,在我手里没有一个能保住自己身体的。 所以你不用怪你的妻子对不起你,换成任何一个,结果都不会有例外的让华哥上 手。如果你心里能真正的原谅她,我就有办法让她回到你的身边,但是你好好想 想再回答我,能不能?如果不能,我现在帮你,却反而是害了你们。」
 
  「如果你答应我,不去找华哥报复,不让沈丹知道你已经发现了真相,那你 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婚姻,就可以挽救你的家庭。可从此你心里就会永远埋进一根 刺,那就是你的妻子是不干净的,是被别的男人玩弄过很多次的,她不但在床上 表现过对男人的渴望,更做过很多银荡的事情!而且,不止被一个男人上过。」 
  最后的那句话,如同一声惊雷一样在我脑海里炸开:什么?不止一个男人! 
  我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全身发冷,身体不由自主地轻颤着:沈丹不是那样的 人,她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事情!电脑里的照片又浮现在脑海,像针一样 刺着我,耳边,是张雅莉的声音——「还有别的男人!还有别的男人……」 
  她把烟蒂拧熄:「想好了吗?你决定吧!」
 
  我摆摆手,昨晚的那种无力感又席卷而来,让我无法呼吸。袅袅的烟雾弥漫 了上来,呛得我剧烈地咳嗽,让我沁出了满眼的泪光。
 
  「我知道你会答应……」
 
  我抱住头忽然像个无助的婴儿,放声嚎啕!哭吧,男人哭吧不是罪!如果眼 泪可以忘记过去,如果眼泪可以时光倒流,那就任由眼泪,冲刷掉胸中的悲伤; 任由眼泪,冲刷掉无尽的耻辱!
 
  在我像个孩子一样哭泣的时候,有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你所失去的……」
 
  她的语气充满了诱惑:「在我这里都可以拿回去,我也是华哥的女人,即使 你不打算报复,也可以在他女人的身上发泄——你玩了他的女人,就是报复了他, 就是拿回了你的尊严……」
 
  我如同一个绝望的溺水者,忽然间抓住了一根稻草。胸中的火在熊熊燃烧起 来。
 
  如果我要自焚,那么我一定要拉一个人做我的陪葬!
 
  我猛地抱住了张雅莉,在她的惊叫声中,我吻住了她的唇,把舌头伸进了她 的嘴里,捕获了她的香舌。她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持续的深吻让张雅莉渐渐开始动情,我们在喘息中倒在了沙发上,慌乱中我 把她的衣服拉了上去,掀开了胸罩,露出了高耸的乳房,当我用嘴含住了那两颗 蓓蕾的时候,她的身体忽地放松了下来,软软地有如面团,似乎在等待着男人的 捏塑。
 
  还等什么呢?我想当时的我一定像个恶魔,面目狰狞,行为粗暴。因为我从 来没有这么疯狂过,从来没有如此疯狂地对待一个女人。当我手忙脚乱地把她的 裤子脱掉的时候,我的阴茎早已一柱擎天!
 
  顾不上仔细看张雅莉的私处,我已经解开了裤子,把勃起的阴茎对准那柔软 的地方,猛地插了进去。
 
  翻滚,扭动,抽入,拔出,再插入。这是一对原始社会的男女,以最原始的 姿势进行交流。张雅莉雪白的身子在我身下沉浮,如搁浅的大白鱼,做着濒死的 挣扎。突如其来的侵犯也让她感到刺激,她开始呻吟起来。
 
  我抽插着那柔美的私处,脑海中闪现的却是沈丹精致美丽的脸庞!
 
  当一切平静下来后,我趴在张雅莉的身体上,彼此无言。宣泄过后的我,激 烈的情绪像狂风骤雨一样来了又走了,没有愤怒,剩下的只有疲惫。
 
  张雅莉把我推开,起身走向卫生间。她从那里拿来卫生纸,默默地蹲在我旁 边,温柔地为我拭去残留在阴茎上的精液。
 
  随后我在疲惫和震惊中昏睡了过去。
 
  我在一条狭窄的路上狂奔,四周漆黑一片,分不清任何方向,耳旁是呼号的 狂风。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从我身边跑了过去。是沈丹!我兴奋地叫着她的名字, 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随后见她拐进了一片树林不见了。然后我听到了声音, 是的,是女人的声音,确切地说,是女人高潮时的叫声。我茫然地大喊着妻子的 名字,突然,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周围寂静地如同鬼魅。
 
  当我在半梦半醒中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下了床,口渴得要命。于是我踉踉跄跄打开房门,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张雅莉系着围兜,正在忙碌着。
 
  「给我一杯水。」我说道。
 
  她回过头来:「起来了?好点了吗?」
 
  张雅莉倒了一杯水递给我,然后扶着我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我拿起手机,发现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打开一看,是沈丹。
 
  张雅莉扫了一眼,淡淡地说:「你睡觉的时候她打来的。我看你睡得香,没 叫醒你。」
 
  「她现在在哪里?」
 
  积聚着全身的力量,我嘶哑着嗓音问道。
 
  张雅莉没有直接回我的问话,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道:「我也没接电话,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已经联系华哥了,但我没告诉他们你在我家里。」 
  「他们?那你的意思是她现在还跟那个华哥在一起吗?」
 
  张雅莉轻声地叹了一口气,迟疑了一瞬间,她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不再等张雅莉的回答,我继续自言自语道:「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我 一直以为婚姻就是责任,为了沈丹,这些年我一直在职场上打拼,拼命在外面挣 钱。我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寂寞无聊,所以当我不出差的时候,我总是争取 多做家务,只是为了补偿她,也为了证明我对她有多么爱。」
 
  「喝口水吧。」她端起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抿了一口茶,正准备说话,就听到屋子里响起了熟悉的手机铃声。我知道,那是 妻子打来的,我为妻子的号码设置了专门的铃声。
 
  我看了一眼张雅莉,她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手掌下压,做着让我冷静下来的 手势。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张雅莉知趣地转过了身,开始默默地喝茶。
 
  手机接通了。
 
  「老公,我今天打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在干嘛呢?」
 
  听着熟悉的声音,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回答。「我……太累了,今天睡了 很久……」
 
  「我也好累。好在明天就可以回来了,到时我再好好陪你……想我了吗?」 你也累吗?是被人操累了吧?我在心里冷笑着,如果不是拼命地压抑,我想我一 定就破口大骂了。再接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我会说出什么话,或者做出什么样的 举动。
 
  我调节了一下呼吸,内心深处一个声音浮了上来:冷静!冷静!
 
  「恩……」
 
  我未知可否地回答着妻的话。「你在干嘛呢?」
 
  我突然问道。
 
  「呃……我在洗澡呢。」
 
  果然从话筒里,似乎听到哗哗地流水声。
 
  「不说了,你早点休息。挂了啊……」
 
  沈丹在那边说道,随后挂上了电话。
 
  张雅莉似乎早已预料到这样的对话,她放下茶杯,静静地看着我。我颓然地 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
 
  张雅莉挨到了我的身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脸蛋凑了上来,蹭着我的脸 颊。
 
  随后她的嘴唇凑了上来,亲吻着我的额头。我抱住了她,在沙发上滚在一起。 
  也许只有痛快淋漓的性爱才能麻醉自己此刻破碎的心!
 
  张雅莉闭着眼,任由我抚摸她已经发软的身体。她精致娇美的面容,忽然让 我恍惚中觉得她就是沈丹。然而当我把张雅莉脱光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我下 面软软的,怎么也硬不起来。
 
  张雅莉转而趴在我身下,吸吮着软软的阳物;可是直到她吸得累了趴在我胸 前,我的小弟弟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张雅莉哀怨地看着我:「你啊,女人送上门都不会享受。华哥可比你强多了。 你可知道沈丹现在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
 
  虽然隐隐知道答案,但我依然希望张雅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张雅莉没有吭声,只是掏出手机,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响了好一会儿,电 话通了。然后她摁下了免提键。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雅莉,又想听了?」
 
  「恩。」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接着就传来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是 砰砰砰地撞床声,以及一个女人语不成句声音发颤的娇哼欢吟。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声线,陌生的是呼喊。
 
  我的阳具忽然挺了起来,硬硬地顶着张雅莉的阴部。张雅莉带着狡黠的笑意, 急急挂了电话。她翻起身来,把我硬得发胀的阴茎塞进了温暖的蜜穴,然后抓起 我的手,放在她高耸的双峰上。
 
  我疯狂地揉捏着高挺柔软的乳房,小小的乳头慢慢变得膨胀。张雅莉身体后 仰,双手撑在我的腿上。如果说我和张雅莉的第一次是在茫然无助中进行的,无 法体会到她身体的美,那么当我这次进入她的身体时,我才真实感受到她肉体的 美好。
 
  阴道紧紧地包裹着我的硬物。挺进、抽插、研磨,快意在迅速地聚集。 
  张雅莉俯下身,饱满的乳房随着腰的扭动,摩擦着我的胸。她把嘴巴凑在我 的耳朵边:「知道沈丹今年的生日在干什么吗?」
 
  我想起她QQ空间里面的那个名为3月24的相册,那个银色的发卡…… 
  「干什么?」
 
  「她在让人操着,像你现在操我一样让人疯狂操着,让人不戴套地操了整整 一天……而且是内射……」张雅莉在我耳旁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三 个男人在操她了,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当时她戴着眼罩……」
 
  「啊……」
 
  「华哥有个摄影的圈子,他们时不时的就喜欢聚在一起玩这些变态游戏,其 中有个快五十的老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把女人绑起来灌肠……我就曾经……」 
  「那沈丹有没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天我一进去华哥就打手势让我不出声,就怕沈丹知道 还有别的人正在操她……」
 
  「啊……」
 
  我和张雅莉同时叫了起来。一股一股的热精如千万颗子弹射进她身体的最深 处。
 
               第13章
 
  简单的清理之后,我和张雅莉躺在沙发上。她温柔地躺在我的臂弯里,手指 绕着我的乳头。
 
  「跟我说说……」
 
  我打破了沉默。
 
  「说什么?」
 
  「沈丹今年生日的事情。」
 
  「哎,你们男人啊。不说你们难受,说了你们又生气……」
 
  张雅莉撅着嘴说道。
 
  我搂着她,无言以对。妻子出轨,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张雅莉见我不吭声,就接着说了下去:「沈丹的出轨,真的不能完全算她的 错。我和华哥在一起大概有三年多,我太了解他追求女人的手段了,也很了解他 在性爱方面的厉害,任何一个正常女人,很难抵挡他的追求。」
 
  不等我反驳,她接着说:「女人是善变的……」
 
  张雅莉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我一时无言以对。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吧」张雅莉坐起身,把我领到她的书房,打 开电脑,输入一个博客的网址。
 
  「你不知道沈丹还有这个博客吧」张雅莉一边输入访问密码一边说道。 
  页面上,映入眼帘的是妻子那可爱的头像,下面是日记式的博文。最上面的 一篇博文一开始就让我如坠冰窖:2016年7月2日星期五23:40,他已 经睡了,他确实很厉害,晚上做了两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每次和他做完 后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缺了些什么。又或许我有些厌倦了他对我身体的索取, 让我觉得我就像他的充气娃娃。
 
  老公下周就回来了。华哥本想下个周末一起度过,但担心到时我抽不出时间, 所以约好这周五一起去临海山庄度个假,庆祝我们在一起的两周年。我答应了。 就算给自己放个假吧。
 
  这一篇虽然是上个月的博文,对我来说,不啻当头一棒。这么看来,她和郑 卫华在一起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
 
  我心里充满酸涩,后面的几篇,是妻子写的一些对生活和情感的感悟,在我 看来,只是小女人的无病呻吟而已。接下来的一篇,则更让我如五雷轰顶。 
  2016年4月8日星期天23:05我是个无耻淫荡的女人么?
 
  上午刚刚在机场送走老公,华哥的车就来机场接我了。我知道他要带我去哪 里,可我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期盼。和他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在一起做了,还真是 有些渴望。
 
  他直接把我带到公司,他的办公室在19楼最里间,刚关上门,她就火急火 燎把我抱起来,在这方面,他倒是非常霸道的男人,每次当他把我抱起来的时候, 我就软软地没了力气。而这次,他却直接把我放倒在办公桌上。从来没有过在办 公桌上和一个男人做过这种事,等他把我脱光时,我已经湿的连我自己都脸红了。 
  窗帘没拉上,春日的阳光射进来,照在身上暖暖的,好在这是最高楼,否则 非得让别人看光。他衣着整齐地坐在办公椅上,喝着茶水,而我则毫无廉耻地一 丝不挂——不,说一丝不挂并不准确,因为我还穿着一双黑色丝袜——躺在桌上, 张开双腿,任他细细地观看亵玩。
 
  我羞愧地捂着脸,这种姿势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妓女。可是不知怎么,想起 妓女这个词,除了羞愧,我的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渴望。
 
  「宝贝儿,你知道吗?你的身体就是一件精致的瓷器!」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华哥看我的神情,他微微发颤的双手,就好像在小心翼 翼地捧着一件昂贵的瓷器。女为悦己者容;
 
  我想,我的皮肤此刻也一定充盈着鲜嫩的汁水,闪闪发光。
 
  「宝贝儿,看看你这美丽的脸,高耸的胸,平坦的小腹,丰臀细腰,修长饱 满的长腿,任何一个女人拥有哪怕一样,就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可你最美的地 方是你的馒头屄……饱满肥厚的阴唇,肉缝里永远汁水横溢,一插进去就像进了 天堂……」
 
  「……别说了……」
 
  虽然好多次听过他的这番「奇谈缪论」,然而每次听起来,依然会让我的身 体里升腾起又痒又酥的感觉,因为我能听到我轻轻发出的「嗯」的声音。 
  他的双手,若有若无的一路滑下去,让我开始迷惘和颤栗。他在我耳边轻声 说道:「每个女人都是一座花园,但不是每座花园都会鲜花怒放。不光需要肥美 的土地,充足的水和阳光,还需要一个优秀的园丁。对女人来说,土地是她的身 体,情欲是水和阳光,而我就是你的园丁……」
 
  「……因为只有我才真正懂得如何耕耘你的馒头屄……那里注定就是我的, 我知道如何让你绽放出最鲜艳的花朵……」
 
  他的手覆上了我的阴户,两根手指围着我的外阴从下往上地划过。
 
  我在男人的呢喃中开始沉醉,急不可耐地伸手去抓他的裤裆。他躲开了,却 用更加磁性的声音说道:「宝贝儿,为什么你的体形这么柔软?也是因为我,我 操你的次数比你老公多得多,每次你到达高潮的时刻就是你的神秘花园尽情盛放 的时刻。只有我,才是你真正的、唯一的园丁,因此,虽然你老公是你这块土地 的合法拥有者,但我才是真正的使用者,我,才是你灵魂和肉体的归属……」 
  在男人的磁性嗓音中,我已经彻底迷失自己。我想我的嗓子里一定发出了某 种原始的嗷叫,回传到耳里,变得呜呜咽咽语不成调,仿佛一只午夜发情的母狼。 
  身体在他魔术师般手指的指挥下纵情起舞,而我高高抬起了臀部,试图把最 肥美的土地展现在他面前,以索取他对这块神秘桃源的抚爱。
 
  他突然猛地把我的阴户含在嘴里。是的,整个阴户,被他伸出的舌头和温暖 的口腔包裹。他的舌头从下往上的来回舔着,同时用力吸着阴户,似乎要把里面 的空气抽干,然后舌尖卷起,灵巧如蛇坚硬如锥,拱开了层层嫩肉包裹的洞口, 钻进了那已发痒难受的阴道。他突然的举动让我的臀部开始如波浪般颤栗起伏, 灵魂此刻仿佛翱翔在分割天地的云端。我失神地大叫起来,腰部一挺,全身僵硬, 一股液体喷涌而出。我……失禁了!
 
  他挪开了嘴,得意地看着阴户里一股股喷出的亮晶晶的液体。我害羞地捂着 脸,讨厌的他脸上则荡漾着无耻的笑意。
 
  「宝贝儿,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你真是个尤物!」他说道。
 
  随后的交合,是在抽插和失禁的交替过程中完成的。他快速地抽插几次又猛 地拔出,然后得意地看着我的阴户喷出汩汩液体,我对他毫无办法,只能哭着求 他快点放进来,直到他最终把滚烫的精液喷射入身体的深处。
 
  后来桌子上到处都是我的水,还被他狠狠地取笑了。这个坏蛋!
 
  中午饭是叫的外卖。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他一勺一勺地喂着我。菜的味道 很好,但最重要的是,让男人喂着吃饭,竟然有种被人宠爱的幸福感,甚至一度 迷迷糊糊地以为我就是这个男人的娇妻。
 
  下午和他做爱的时候,老公打电话过来了。我趴在桌子上撅着屁股,接着老 公电话,我羞愧地扭头看着他。他却没有停止动作,相反他在我后面缓慢但却更 用力地抽插。我想阻止他,但他捉住了我的手,甚至把我上身抬起来,宽厚的胸 膛紧贴着我的背部,双手揉捏着我的乳房,强烈的雄性气味差点让我在老公面前 露了馅。我忍受着坚挺的肉虫在我身体里蠕动钻进的感觉,捂着嘴听老公讲话。 如果不是我快速地挂断了电话,我想我随后失禁时压抑不住的喊声一定会完全地 暴露给老公。
 
  可我当时除了一丝害怕,更多的却是刺激。我真的堕落如斯了吗?
 
  整个下午,他都在不停地操着我。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多少次高潮,只是 在最后,我已经瘫软在床上,全身无力,任由他的精液涂满身体。
 
  上帝救我!
 
  日记至此而止。
 
  有人说,痛苦过度会让人感觉麻木。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如果说上午我 还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那么现在的我,就好像在看别人的故事。只是在这张 麻木的大网中,有些痛苦的感觉浮现出来,让我感到自己仍在活着。
 
  还记得那次在机场,我吻别了妻子。然而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分别没多 久妻就已经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下午到目的地后,我打了妻子的手机,接通时, 却是一片寂静的背景。我记得当时喋喋不休地说着在机场碰到的好笑的事,沈丹 没有过多的说话,只是偶尔发出「嗯……」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她在仔细听我讲 故事,却没想到,这个声音,正是她抑制不住的呻吟。
 
  当几天前我才得知沈丹出轨的时候,我曾经设想过她出轨的过程。可是,对 于性经历曾经和妻子一样空白的我,又能有多大的想象空间呢?沈丹日记上记录 的过程,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让我几乎丧失勇气,去翻看她后面的文章。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