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魔由心生](03)[作者:VoicE]
[魔由心生](03)[作者:Voic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209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性角色
 
琳赛·裴拉丝 Lindsay Pelas
 女性 19岁
 三围:33F 22 31
 身高:160cm
 体重:48kg
 人种:魔女E级
 
丹尼尔·夏普 Danielle Sharp
 女性 22岁
 三围:30F 25 35
 身高:165cm
 体重:49kg
 人种:人类
 
布莱克·萝丝 Blake Rose
 女性 29岁
 三围:32E 24 33
 身高:167cm
 体重:50kg
 人种:魔女S级
 
莉莉斯 Lilith
 三围:34D 23 32
 女性 ??岁
 身高:175cm
 体重:??
 人种:??
 
男性角色
 
路克·爱丝沃特 Luke Ashworth
 男性 25岁
 身高:189cm
 体重:90kg
 人种:恶魔/魔女猎人SSS级
 
伊凡·霍登 Evan Hawthorne
 男性 21岁
 身高:180cm
 体重:74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B级
 
布莱斯·费里曼 Bryce Freeman
 男性 60岁
 身高:168cm
 体重:68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A级
 
卡尔·伯恩斯 Carl Burns
 男性 29岁
 身高:190cm
 体重:95kg
 人种:人类/吸血鬼猎人SS级
 
海登·夏普 Hayden Sharp
 男性 (已故) 79岁
 身高:188cm
 体重:97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SS级
 

  *********************************** 
                魔女篇
 
      03CauterizedDreams被焚烧的梦
 
  *********************************** 
  布莱克已经忍无可忍,她提了一股赴死的勇气,到处屠宰魔女猎人,不只是 为了琳赛,也是为了她那些被杀害的同胞们而进行一连串血腥复仇。
 
  布莱克无歧视的杀戮,短短的第一天,就有十来个在森林里晃荡的猎人,还 有一些普通男性,不幸的遇上了这位美艳冷酷,等级拔群的美魔女,全被她杀害 了。
 
  她杀红了眼,情绪暴怒而过度使用强劲的黑魔法使她走火入魔,整个人陷入 疯狂状态的她杀进了莱特村。
 
  那天莱特村在入夜时分魔法结界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给刺破了一个大洞,莱 特村的人们来不及反应,布莱克就已经窜了进来对村子里的人大开杀戒。 
  二十年来风平浪静的莱特村,在那个晚上顿时成了人间炼狱。
 
  伊凡从屋内拐着拐杖奔出,看见这个几乎把他给打死的魔女居然跑了进来, 正和猎人们展开一场剧烈的殊死战,他赶紧环顾四周寻找着丹尼尔的身影。 
  「丹尼!!丹尼!!」
 
  火苗四窜的莱特村,人人都陷入恐慌,尖叫着四处逃逸,可是伊凡却看不到 丹尼尔的踪影。
 
  布莱克把迎面而来的猎人们一下子就杀了十之八九,原本青翠的草原顿时被 许多残肢断骸遍满,大量的血液印出一片绯红血海。
 
  以她S等级稀有强劲的魔女,对付这些不成气候的猎人们简直是轻而易举。 
  布莱克一边用手上的长剑斩杀前来的魔女猎人,一边使用火焰魔法把村庄三 分之一的村屋给放火烧毁。
 
  「妖女!妳岂敢!!!!」
 
  莱特村长布莱斯双眼冒着怒火,鼓起一阵强劲的气阵,一个手掌朝着布莱克 劈了一股强劲白魔导波,却叫她一手给将其化解。
 
  布莱克凶恶的嘶吼声响彻云霄,如鬼魅般快速移动,转瞬间,漆黑长剑已经 刺进了布莱斯的肚子里,从背部捅出,布莱斯马上口吐鲜血,不敢相信自己的终 焉居然是被魔女杀害。
 
  「呃!……呵呵……没想到……啊……」
 
  布莱斯露出了讥笑,双眼慢慢合起来倒下去。
 
  「村长!!!!!」
 
  伊凡眼睁睁的看着布莱斯的老躯倒了下来,陷入了暴怒和恐慌之中。
 
  他不知道,目睹到布莱斯被魔女杀害的还有躲在一旁观战的丹尼尔。
 
  「妳这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
 
  伊凡暴怒的甩开拐杖,也不顾自己的处境,冲向布莱克想要和她拼命之际, 丹尼尔尖叫一声,从旁窜出想阻止身负重伤的伊凡。
 
  「哈!」
 
  布莱克已经陷入嗜血疯狂状态,美丽的脸孔扭曲成凶恶骇人的表情,张开雪 白獠牙,将手中的黑剑提高挥下对着前来的伊凡射出一大片锐利的魔导波。 
  「伊凡!!!快躲开!!」
 
  眼看魔导波就快要把伊凡给切成两半,丹尼尔用力的推开他,她来不及缩回 去的右手就这样被魔导波活生生的切断!
 
  丹尼尔惊愕的看着自己一只纤细雪白的玉手瞬间离开自己的身体,大量的血 液立刻从断口处喷撒出来,张开了口却叫不出声来。
 
  「不!!!丹尼!!!!」
 
  伊凡绝望的呐喊着,霎那间天旋地转。
 
  电驰瞬间,布莱克猛地转身一看,伊凡居然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并紧握着拳 头狠狠的击向她的脸颊,直把她打飞了开去。
 
  她以极快的速度落地弹跳起来,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居然被这个下等的魔女猎 人给挥拳击中。
 
  她抬头看着伊凡,呆了好一阵子,因为伊凡他的一双眼睛变得漆黑,脸部布 满了爆凸的血丝,对着她张口像禽兽一样嚎叫着。
 
  布莱克欲想继续发难,却被从她背后伸出的一只纤细魔爪楸住她的香肩。 
  「姐姐够了!!」
 
  一个身型娇小的身影从后出现紧紧的拉出布莱克,布莱克快速转头一看,还 来不及反应,就被那个黑影一个猛扯将她拉入了一个在半空中突然出现的黑洞里 头,两人就随着黑澄澄的圆状物体消失了。
 
  一场血腥杀戮来得快,去得也快。
 
  暴走的伊凡突然醒了过来。
 
  伊凡的耳际嗡嗡作响,村里的人恐惧的叫喊声,提水灭火的吵杂声源源不绝, 他看着昏倒在草地上的丹尼尔,慌忙冲向前去,一手扶起丹尼尔的头,一手立刻 施展治疗魔法按向她左臂的断口处。
 
  「丹尼!!丹尼!!不……撑着!撑着啊!!!」
 
  由于他之前被布莱克打得重伤,让他一施力用魔法就全身剧痛得差点昏过去,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拼了命的给丹尼尔止血治疗。
 
  丹尼尔的手臂断口处上的血液奇迹般的停止流出之际,他也一头栽了下去。 
  「丹尼…妳不要……有事……」
 
  伊凡的双眼逐渐模糊,当晚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那个成了火海的村庄,猩 红的夜空,还有丹尼尔昏死过去的脸庞。
 
  「喂!!来人啊!!伊凡和丹尼尔他们出事了!!」
 
  村人发现了他们吃惊的喧哗声,伊凡就只听了一截。
 
  *********************************** 
  直到他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欲马上爬下床,胸口却传来阵阵剧痛让他 止步不前。
 
  「啊啊………」
 
  他伸手楸住自己被绷带缠住的胸口,想起了丹尼尔,紧咬下唇赶紧走出屋外。 
  此刻莱特村的上空下起了绵绵细雨,原本安详美丽的小村庄成了一片狼藉, 他站在门口,看着水泥路上各个失魂落魄,四处急忙奔走的村人,喧哗声依然此 起彼落,失去了丈夫的妇女,失去了孩子的父母亲们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让伊凡 听了几乎稳不住脚。
 
  雨渐渐越下越大,他看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正抱着丹尼尔向他走来。 
  「大哥!!」
 
  「来,进去再说…」
 
  伊凡赶紧退了回去,路克抱着昏过去的丹尼尔跑进屋子将她轻放在床上,伸 手拿了一条白布轻轻抹干她被雨水沾湿的脸庞。
 
  伊凡看着他俩,神情惭愧难过的跪了下来。
 
  「大哥…是我没用…保护不了村子,更害了丹尼尔……」
 
  路克赶紧将他扶起,看着他摇着头,意示说事情来得太突然,没必要太过自 责。
 
  「告诉我,是哪来的魔女?」
 
  伊凡感到路克那极度爆怒的心情,庞大的身躯虽然稳如泰山,可给人一种随 时都会火山爆发的感觉。
 
  虽然两人都是年龄相近的同辈,可是路克是方圆五千里等级最高的魔女猎人, 而他并没有像路克一样得到上天的天赋,伊凡只是个习了三年,初出茅庐的魔女 猎人。
 
  他一直把路克当英雄崇拜着,同时间也爱慕着丹尼尔,伊凡是十八岁的时候 才来到村庄,村长布莱斯就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和教导,一想起布莱斯, 伊凡的心又楸痛了好一阵子。
 
  「大哥…是我不好…那个魔女其实是我前阵子发现的…她躲在布隆城里,那 天晚上我想把她杀了,结果反被她打到重伤……」
 
  路克看了看伊凡身上的绷带,伊凡又说得气喘吁吁,赶紧扶着他两人一起坐 了下来。
 
  「她实在太强……应该是S等级的…我一出手就发现了自己与对方实力悬殊, 很快被她一下子给击败了…」
 
  路克听了皱起眉头,的确,S等级的魔女实在很少见,在他十七岁开始猎杀 魔女的八年漫长生涯里,他也只是遇过,和歼灭过两个S等级的魔女。
 
  「这样子听来她应该是从外地来的…」
 
  路克眉头深锁思考着。
 
  「你不应该这样鲁莽…可她当时没有杀你,为什么?」
 
  路克继续问着。
 
  「我不知道…不过我快要被她打死的时候她质问我一些事情…我回答后她就 把我丢下离开了…」
 
  伊凡叹了一口气,极度无奈的捏着自己的胸口。
 
  「问了你什么事情?」
 
  「她问……说我们最近是不是有猎到一个…年轻…留着一头淡灰色头发的魔 女…
 
  之类的…我就老实告知,我们最近村里的人都没有碰见…魔女…她听了就放 开了我走了。「
 
  伊凡缓慢的说着,可这一番话像雷电般击向路克的脑海。
 
  原来这个前来屠村的魔女是他掠到的小魔女的同伴。
 
  路克在近期最后一次和村里的猎人们一起入森林捕猎就没有跟着大队回归, 失踪了五天。
 
  这场捕猎的行动不果,这五天路克的行踪,还有他其实是有掠捕到一个小魔 女,将她关在不为人知的地下室被他泄欲奸淫,过了荒淫浑噩的五天之事,是所 有人都不知道的。
 
  「大哥…她把村长给……你一定要把她楸出来!…一定要替布莱斯复仇!… …
 
  我能力不及…「
 
  伊凡看着路克,难过的哀求着。
 
  路克楞了一下,马上回复冷静,他抓住了伊凡的肩膀,表情顿时变得极其凶 恶。
 
  「伊凡你给我放心,我一定要她碎尸万段。」
 
  路克一股怒气在当下不知该如何发泄,这个时候丹尼尔醒了过来。
 
  「路克……伊凡……」
 
  两人赶快来到她的床边,看着丹尼尔虚弱的喘气声,路克心头一阵扭痛,爱 怜的抚摸着她的额头。
 
  「丹尼…妳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说…事情就交给我和伊凡来办…知道吗?」 
  丹尼尔一张美丽的脸庞露出难过的神情,一双高挺丰满的胸部在衣裳下微弱 的起伏着。
 
  「路克…不要离开我……」
 
  伊凡在旁一听觉得尴尬恍然,慢慢从屋子内退了出来,给他俩独处的空间。 
  豆大的雨滴滴落在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他缓缓闭上双眼。
 
  *********************************** 
  他很喜欢丹尼尔,可也知道丹尼尔心里就只有路克,所以他将这份不会有结 果的情感,给埋得很深。
 
  丹尼尔在他刚刚入村时那热情的招待和照顾,让伊凡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 当时就暗地给自己许了个承诺,自己要变得更强大,来保护丹尼尔那美丽的笑容。 
  他知道自己是个外来人,路克和丹尼却是从小就在村庄一起长大,可是每当 他见到他们两人在一起独处的时候,妒忌的心态就会掩盖他的理智,所以他很努 力的,想要跟上这个人神敬畏的魔女猎人的脚步,希望有天能够凭借自己的强大, 能让丹尼尔对他动心。
 
  想是这样想,可是他知道自己和路克相距实在太远,人家是从小就被上天眷 顾宠幸的男子,自己则是一个普通的小伙子,虽然他学习能力强,短时间内就习 得耍剑好功夫,白魔法的等级也越渐高强,可和路克比起来他还差个三千八万里 呢。
 
  「伊凡,幸亏有你在,保住了丹尼的性命,真的很谢谢你。」
 
  路克从屋内走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一下伊凡的肩膀。
 
  「哦……嗯……这是应该的…应该的…」伊凡将那烦乱的思绪赶紧回收,他 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长得高大,更勇猛魁梧的男子,心里顿时爆发一阵嫉妒和讨厌。 
  「丹尼尔就让你好好看着,我要离开村里一阵子…」
 
  「…去找那个魔女吗?…我也要!我要亲手杀了她!」
 
  伊凡突然激动起来恶狠狠的说道。
 
  「你不要激动,以你现在的情况,根本不能和她抵抗,你还是留在这里…杀 魔女一事,就让我去干,就这么说定了。」
 
  路克说了后头也不回,走了出去,庞大的身影慢慢从豪雨中消失,只留下伊 凡一个人无奈的站在屋外的门廊处。
 
  莱特村被魔女攻击一事很快的传遍开去。
 
  布隆城里因为这件事而发生了一场骚动。
 
  赫赫有名的莱特村居然被魔女焚村屠杀,将当地人们对魔女的恐惧和憎恨指 数推到更高,布隆城的教廷权力中心马上派人去莱特村,名义上是给莱特村援助, 实际上各怀鬼胎,想要趁这次混乱将势力扩散至村里去。
 
  可是他们来到了莱特村,惊见山坡上整个村庄居然凭空消失了,异常错愕不 解。
 
  原来路克在离开村子前重新给村子施上一个全新的魔法阵,这个阵覆盖着的 人事物,强大到产生隐形的作用,蒙蔽了一般人类的肉眼。
 
  可是卡尔就看到魔法阵里那一片狼藉的莱特村。
 
  *********************************** 
  「伊凡!!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卡尔来到了丹尼尔的屋子前,见伊凡坐在阶梯上脸色苍白发呆,他赶紧走向 去抓住他的肩头。
 
  「别用力…我受伤了…」
 
  伊凡被卡尔抓得壮硕的身子微微抖动一下,他抬起头看着一头鲜红色短发的 卡尔,无奈的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嗯…刚才我在森林里碰见那些城市来的狗渣子,就知道你们应该出事了… 死伤很重吗?哪来的魔女干的?布莱斯他老人家在哪里——」
 
  卡尔点起了根烟,环视着四周,看见其中一个正提着木桶的妇人,一脸伤心 的看着他,他也没有说下去了。
 
  「布莱斯…没了…整条村子的猎人除了我和路克…都没了……」
 
  伊凡难过的说着。
 
  「怎么可能……路克他人呢?他哪去了?」
 
  卡尔有点惊讶的问道,这个时候丹尼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卡尔一见到丹尼尔更是心抽了一下。
 
  「诶…哥哥…你来了…」
 
  丹尼尔露出了浅浅一笑,美丽漂亮的脸庞被一层毫无血气的苍白覆盖着,可 她那漂亮动人的神韵依然不减。
 
  只是她漂亮的胴体却不见了一根右手臂,一身雪白的长裙右边手袖口处空荡 荡的却令人见了极度心酸。
 
  「丹尼尔…妳…」
 
  卡尔看着她,再看看伊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丹尼,妳别下床,多多休息啊…」
 
  伊凡赶紧爬起来扶着丹尼尔的左手,难过的说着。
 
  「唉…真他妈的可恨…可惜我不能对你们的事插手…布莱斯他也…」
 
  卡尔看着自己左手,无奈的说道。
 
  卡尔·伯恩斯,年龄29岁,是个身型比路克来得高大,长得和伊凡比起来 也不逊色的英俊男子,他一头鲜红色的精短碎发,粗眉和眼珠是他独有的特征, 在阳光下,他那鲜红色的头发,血红色的双眼更是鲜红刺眼。
 
  不仅是他的威猛高大和红发亮眼,卡尔的左手,从肩头下开始已经被一根银 制的机械手臂和手掌替代。
 
  他会装上这支银制的手臂,和他的天职大有关联。
 
  他活着的世界是和伊凡,路克他们不同,他是个吸血鬼猎人。
 
  「大哥,你的手…丹尼尔她……」
 
  两人坐在村里唯一一间小酒档口,伊凡看着卡尔那支从长袖露出一节,那非 人的手臂,想起了丹尼尔,仿佛看见了一丝希望。
 
  「对不起,兄弟…制造这根手臂的人…那个年迈的炼金术士,已经不在这个 世上了…」
 
  卡尔很冷静的说道,伊凡听了不禁垂头丧气起来。
 
  「你不要难过,我可以再去打听看看,哪里有手艺高超的术士,或者可以给 丹尼尔弄一根手臂…不过她就要…你懂的…」
 
  伊凡当然知道,传闻这些世上数量极少,炼金术高超的神人,如果要向他们 获取一些凡人就算过了一个世纪都制造不出来的神器,是需要付出对等代价的。 
  卡尔是用自己十年的性命来换取这根手臂的,替他达成心愿的老术士和他说, 真正的炼金术士在世人眼里是不存在的,而真正的术士所做的一切乃逆天而行, 创造出只有神,才有权利制造的事与物,基于神给于的处罚,术士的性命都是很 短暂的。
 
  所以绝大多数的术士们都要求愿者的命数来做交换条件,这是众所皆知的。 
  「那就用我的命来换,无论如何,我要给丹尼尔找到一根手臂…」
 
  「嗯…我找到了第一时间马上给你联络…对了,你说路克他跑回森林去,难 道他知道那个魔女的行踪吗?」
 
  卡尔喝了一大口酒后好奇的问着。
 
  「我不懂,路克他人行踪飘浮的,大多时候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去 向…这次他回去森林,想必定是有什么行动,只不过他却没有告诉我。」 
  伊凡看着木杯子里清澈亮澄的麦酒,呆了一阵,突然想起了他的那一番话, 让路克听了当时楞了一下,他从未见过路克这个模样…
 
  他摇了摇头,想抛开杂乱的思绪,抓起酒杯大口大口的喝着。
 
  「你先好好休息,这里的人需要你的保护,知道吗?」
 
  卡尔看着垂头沮丧的伊凡,轻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灰朦天空又下起了绵绵 细雨。
 
  *********************************** 
  路克回到了地下石室,冷冷的看着躺在牢笼里,四肢被束缚着的琳赛。 
  被他关了整整一天的琳赛已经饿昏过去了,而且她的下身沾满许多排泄物, 让这个原本性感美丽的胴体全身发出了一阵恶臭。
 
  路克走进去把琳赛拖了出来,用厚重的铁拷拘束着她的四肢往左右大大叉开 成X字型将她给吊在石室的中央。
 
  琳赛垂下来的散乱蓬松长发遮住了她那双肮脏不堪,丰满鼓胀的豪乳,被大 大撑开两旁的下身沾了许多不堪入目的尿液和粪便,路克拨开她的头发,这个时 候琳赛也醒了过来。
 
  「呃………救…救命……」
 
  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和喝水,她的气息已变得虚弱,嘴唇都发白了,一双原 本充满生气的美眸如今像一个垂死的人一样变得惨淡浑浊。
 
  「妳这只母狗…说!!妳其他同伴,那些婊子在哪里?」
 
  路克对着她怒吼着,琳赛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腹部就遭他一拳猛击。 
  「呜呜!!啊啊啊………什么……什么……」
 
  「妳的婊子朋友杀进了我的村里,害死了许多人!她说,她是为了妳而复仇 的!」
 
  路克持续怒吼着,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玉首抬起,猛吐一口痰在她的脸上。 
  「呜呜哇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啊……」 
  琳赛难过的挣扎着被束缚的四肢,只不过她虚弱的体力加上被扯得紧绷的手 脚,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微微的蠕动着。
 
  路克突然冷静下来,眼神变得凄厉至极,冷冷的看着她。
 
  「什么都不知道吗?很好…那我也没有话要和妳说了…我现在就把妳送下地 狱去。」
 
  路克放开她的头部,举起了手上那把大刀,架在她右边的肩头上。
 
  「而妳的那个婊子朋友也会很快下来陪你的……」
 
  冰冷的刀口碰到了她娇柔的肌肤,琳赛知道自己终于要被这个男人杀死了, 她想起了艾莉被虐杀的片段,她突然间全身剧烈狂颤,精神全盘崩溃,眼泪哗啦 的流了下来,张开小口发出了阵阵虚弱,可怕的嚎叫声。
 
  「不……我…不要死……不要…不要杀…我…」
 
  路克盯着她的纤细手臂,想起了丹尼尔,他要这个魔女体验丹尼尔的痛苦, 他决定把这魔女的手脚给切下来,把她削成人棍子再放火烧死她,以泄心头之恨。 
  琳赛凄惨的昂首看着上方失心疯的哭喊起来,她胸前的那双依然溢出乳汁的 豪乳因为狂颤的身子而猛烈的猛晃着。
 
  她恨死了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为什么自己生下来就是个魔女,为什么自己没 有做过任何坏事却要惨遭如此残忍的奸淫和虐杀,脆弱的心灵再也不能撑下去了, 她放出了最后一声凄厉的嚎叫声后就再度昏了过去。
 
  顿然停止的叫喊声,让路克原本平静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下,他放下了刀,抓 住自己的胸口,思绪开始繁乱起来。
 
  他从来也没有过这种奇妙的感觉,一生中他杀了无数魔女,为民除害,不过 这次要他杀一个年仅十九岁的魔女,当下他却下不了狠手。
 
  他想起了丹尼尔,他当然知道这个和他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从小就爱慕他, 只不过他不能接受丹尼尔的爱意。
 
  因为他不是人类。
 
  「路克…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女儿…不过…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恶魔和人类 结合…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海登临终前的这一番话,路克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看着已昏去的琳赛。
 
  金色碎发下脖子的正后方,有着一个小小的黑星印记,那代表着他其实是 「地狱的娼妇」,「第一魔女」之称,魔后莉莉斯的孩子。
 
  *********************************** 
  「这……队长……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站在一大片冰墙前面,错愕至极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物。 
  海登来到了冰墙的面前,看着透明晶莹的冰墙里头嵌有一个蜷曲着身子,金 色头发,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他自己也呆住了。
 
  海登也没想到,第二次的北极讨伐探险,即将把他所认知的世界给彻底颠覆。 
  「这…天啊…」
 
  海登眼睁睁的看着镶在冰墙里的小孩子,起初他还以为自在做梦,只不过他 很快的从杂乱的思绪惊醒过来,因为这小孩很明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他赶快整理思绪,只能给自己一个解释,那就是小孩生前熟睡的时候突然就 被冰封起来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甚至不敢确定这个小孩是不是地球上的人 类。
 
  透过清澈晶莹的冰墙,他看到了小孩那赤裸着的雪白身躯,充满生命力的每 一寸嫩肌,他甚至可以看见小孩那副可爱稚气,和平安详的睡脸,好像正在做着 美梦一样,那双闭合着的眼睛,那黄金般修长的眼睫毛,仿佛分分钟小孩就会从 睡梦中醒过来,睁开惺忪睡眼一样对着他展开温柔的笑容。
 
  和他一起来到北极的讨伐队总共有九个人,包括队长海登,各个都是游走世 界各地的老练冒险家,什么奇事怪状没见过的?可这个时候大家都呆在原地,动 弹不得。
 
  「各位…我们…我们得赶快把这小孩救出来…」
 
  好久好久,海登艰难的提起手臂用力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发现自己的身体居 然被这奇事壮观给震得身体都僵硬了。
 
  「海登先生…」
 
  「快,什么都别说了!各位!」
 
  海登一下大声命令,才把众人的魂魄从梦境给拉回来。
 
  「海登先生,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我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怪异的奇事…这小孩为什么会被冰封 在这个冰天雪地,毫无生命迹象的北极,奇了…真是奇了……」
 
  众人在偌大的帐篷里,围绕着那一整块被众人用道具,和海登的异能,费了 九牛二虎之力剥下来镶着小孩的巨冰,各个议论纷纷,有几位甚至蹲在地上猛抓 头发一声不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所经历的怪事。
 
  随着众人的喧哗声,小孩身上的冰块已经慢慢溶解,没多久就完全融化了。 
  海登蹲下去用手贴在小孩的鼻孔处,这个时候大家都憋住了气,九个大男人 的喘气声顿时停止。
 
  「各位…这孩子……还活着……」
 
  海登的手指变得极度僵硬,因为这小孩居然还有气息,他扭着僵硬的脖子, 神色怪异的抬头看着众人。
 
  「这小孩…居然还活着……天啊…这是什么妖法?这到底是……」
 
  众人的喘气声越来越粗,各个都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孩,突然间小孩的一个举 动把大家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沉睡的小男孩突然皱了一下眉头,身体猛抖了一下,看样子是因为太冷了所 以小小的娇躯忍不住颤抖。
 
  海登赶快把一张毛毯盖上小孩柔弱的身体,迅速把火把取来凑向小孩的身体 给他取暖。
 
  睡梦中的小孩微微张开了小口,很小声的说了两个字,可这两个字大家都听 得一清二楚。
 
  「妈妈……」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下子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各位,这件事你们别说出去…这孩子,我就带回我的村子…」
 
  海登站了起来冷静的说着,可视线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小孩片刻。
 
  众人再次互望,很快的大家都达到意见一致,他们看着海登,各个都僵硬的 点点头。
 
  海登就这样把孩子带回了莱特村,并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路克,姓氏就 给他取爱丝沃特。
 
  爱丝沃特是他已经去世的妻子的姓氏,而路克这个名字,是原本他与妻子想 要给他两第一个小孩命名的名字。
 
  两人曾经说过,如果是男孩就给名为路克,女孩就名为丹尼尔,只可惜他妻 子玛雅第一胎死于腹中,导致他们两夫妇丧失了一个小孩,三年后才有了丹尼尔。 
  他把路克带进村子时,他的爱女丹尼尔只有二岁。
 
  对海登来说,路克就像是天掉下来赐给他的孩子,弥补了当年他两夫妻失去 的第一胎孩儿,也弥补了他丧妻之痛,海登对他呵护至极,可是随着时间飞逝, 海登发现了这个他从北极带回来的孩子,实在不寻常。
 
  路克小小就很有天赋这就不用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习得强大的魔法能力, 黑白一起并收,这是他意想不到的,而且他还很聪明伶俐,经常研发许多新剑法 和魔法,让海登更是啧啧称奇。
 
  他想知道路克这孩子的真正来历,曾经到处去毫无头绪的打听,可是一个线 索都没有。
 
  直到路克十八岁那年,也就是他把路克带回来十三年后,他才发现了一个可 怕的真相。
 
  那是一个残血高挂的夜晚,海登来到了路克的屋子,可没见他踪影,当时他 心想,这孩子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野了。
 
  路克就是这样,很喜欢一个人跑进森林去打猎,要不然就是天还未亮,他就 会到另一边的大瀑布去练功耍剑。
 
  可是当他想转身离开屋子,突然一把相当温柔,却极有魄力的女性声音从他 身后传了出来。
 
  「村长,这孩子跑到树林去了。」
 
  他错愕的转头一看,惊见一个女人坐在路克的床上。
 
  他顿时天旋地转,因为眼前这个突然凭空出现的女人,简直就是神静心雕刻 而出的绝色大美人,女人的那张天使般的脸孔,精致得无可挑剔的美艳五官,一 头如丝绸般的丰硕深红长发,完美比例的身材玲珑浮凸,全身上下惊艳四射,海 登活了整半个世纪,都未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而他敢断定,世人也肯定未曾见过这般如此漂亮得令人窒息的女性。
 
  他当下就那么呆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喘,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女人。
 
  「村长,不好意思,我不是想要吓你…我只是想来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照顾 我的孩子。」
 
  女人那清脆动人,充满磁性的优美嗓音,叫海登听了一辈子都忘不了。 
  「妳…妳就是……孩子…的…母亲…?」
 
  海登张开大嘴,话都说得不流利了,可见他当时震惊的程度有多甚。
 
  「嗯,这孩子是我的…你叫他做路克?嗯,很好听的名字…也麻烦了村长你 继续好好看着他…」
 
  *********************************** 
  女人站了起来,来到了海登的面前,海登看着这位妖艳妩媚,有一股强大魔 气环绕着的绝色美人,庞大的身躯禁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他知道来者并不是一般的人,这女人是超乎他想象和认知的存在,因为他发 现这女人身上那股强大无比,邪恶万分的魔气,足以吞噬地球上每个生物的灵魂。 
  「妳…妳究竟是……」
 
  海登一双脚就像生了根一样嵌在地上动弹不得,像个痴呆儿般吱吱呀呀的说 道,失礼的丑态让眼前这大美人见了捂嘴偷笑起来。
 
  她笑靥如花的笑容,沉鱼落雁般,美丽得令全天下的人都为之心动。
 
  「我的名字是莉莉斯,村长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嗯…我是不应该出现在人类 的面前的,不过我想过来感谢感谢你这位照顾我孩子的好人…」
 
  海登艰难的吞了一下唾沫,莉莉斯说话吐出来阵阵浓郁至极的淫气呼在他脸 上让他嘴唇发干,头皮发麻,全身冒着冷汗,一言不发的看着莉莉斯。
 
  「也求你不要把见到我这一事说出去…路克他是个调皮的孩子,也请村长你 往后多多见谅…还有…多给他一点爱,因为他是个没有爱的孩子…」
 
  莉莉斯叹了一口气,幽怨的神情说着这番话让海登听了心顿时融化了开来。 
  「妳…不…把路克带走?…为何要留…留在我身边…」
 
  「嗯嗯,你问得很好哦,嗯…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能让一些人知道这孩子 的存在,所以就要麻烦你了。」
 
  莉莉斯略显调皮的说着,并且大胆的对着她弯下柳腰,伸手轻抚着海登宽厚 的胸膛,可那纤细如妖蛇的五指轻轻刷着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脑神经,让 他顿时感到有许多毒虫正在迅速啃食着他的脑髓。
 
  「妳……」
 
  「嘘…那就拜托你了…就这么说定了哦…」
 
  那根幼葱般嫩指压在了海登的嘴唇上,莉莉斯展开灿烂至极的微笑,转眼间 她就凭空消失了。
 
  整间房空荡荡的就只有海登一个人。
 
  「就这么说定了…」
 
  这句话一直盘旋着海登的脑海,因为路克总是很喜欢用这句口头禅来着,这 一点就很像他母亲。
 
  这个时候海登回过神来,庞大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挪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床 旁坐下。
 
  他这才明瞭,他从北极深窟里带回来的奇孩子,其实是恶魔的后代,他身为 一个正义的魔女/ 吸血鬼猎人,一个受人爱戴的莱特村长,居然把恶魔之子给带 回来当自己的孩子般对待,这令他万分矛盾,也惊讶万分。
 
  原来这个血腥暴力的世界,不仅仅只有魔女,黑魔法,吸血鬼,还有其他未 知的妖魔鬼怪嗜虐着,甚至连古老传说的恶魔,天使都真正的存在。
 
  他晃神了好久,一下子不能消化所听见和遇见的事实。
 
  过后他暗下决心,决定把路克的生世告诉他,并且答应了莉莉斯的要求,继 续把路克留在他身边。
 
  有一半是害怕与邪恶的恶魔对抗,他毕竟是个人类,再怎么强大也不能与之 对抗的。
 
  可是更有一大半他是为了路克,这个他万分疼惜,把他当做自己孩子般养大 的这份浓厚的感情。
 
  「爸…我明白了,我早就没有父母亲,是您把我救出来,一手把我带大,在 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你这个父亲!」
 
  路克抓着海登那微微颤抖着的手,一副听了自己的生世却没有什么感触般的 说道。
 
  「你…难道不想…」
 
  海登话还没说完,路克就站了起来。
 
  他抬头看着路克,感到一阵唏嘘,时间流逝,回想起当年他从冰墙里救下, 那娇小柔弱,脆弱得几乎弱不禁风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长大得英俊挺拔,比他来 得高大,一副天之骄子之势,气概澎湃汹涌的男人了。
 
  「什么都不想,我过得好好的,就算自己是魔鬼的孩子那又怎么样?我有我 要走的路,与他们毫无关联,更不干他们的事!」
 
  海登见路克说了这句话,看着他的神情,其实也知道路克当时口不对心,霎 那间他是气愤的,生气为什么父母亲要把他给丢了,还被遗弃在冰天雪地不知过 了多少光阴。
 
  只不过路克掩饰得很好,一下就恢复了往常的冷静,那凸显的愤怒就那么一 刹那消失了。
 
  「爸,你说,对不对啊?」
 
  路克抬起头来,伸手对着繁星夜空,摊开的手掌慢慢的紧握成拳头,他当下 那个复杂至极的表情海登并没有看见。
 
  这孩子太聪明了,简直就不像一般人,当然,他打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是人类, 而是魔王萨麦尔,和魔后莉莉斯唯一不为人知的孩子。
 
  *********************************** 
  琳赛一打开双眼,还以为自己已经在地狱了,可是眼前所见的事物却让她楞 了好一阵子。
 
  她发现自己还在那个地下石屋的牢笼里头。
 
  「啊……」
 
  她视线一转,看见身边一大块烤熟了,可是已经冷却了的兔肉,赶紧抓起来 往嘴里塞,肚子饿坏的她狼吞虎咽起来吃到一半就啃到了喉咙。
 
  她难过的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把块肉给吞了下去,继续吃着那块腥香的 兔肉,填饱了她多天没有进食的空肚子,让她顿时有种重生的感觉。
 
  她看着自己的赤裸的身子,再环视着四周,垂头丧气的把娇小的身子蜷曲起 来紧靠在一旁角落,难过的抽泣起来。
 
  哭了好久,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路克走了进来,他打开牢笼蹲下身看着这个把身子蜷成一团,十指紧扣的双 手紧紧贴在嘴唇旁的琳赛,那满是风干了的泪水痕迹的美丽脸庞,一双弯月秀眉 难过的皱着,那一副我见犹怜的睡脸。
 
  他伸出的大手欲想碰触她却停在半空中,然后就缩了回去。
 
  「妈妈……」
 
  琳赛难过的在睡梦中喃喃自语着,路克听了原本强壮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 痛苦的楸了一下。
 
  曾几何时,他也像她一样,在不知是美梦抑或噩梦中,小小声的,呼叫着妈 妈这两个字。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0713X